【诗词中的江城——武汉】

◎萌萌


一座城,守候了一个人,爱上一座城,因为它承载了你的青春,你奋斗的身影。或许对于一座城市,我们只是过客,或许,因为时光奔流,我们必须离开。但心里总会有你对这座城的温度。不管岁月变迁,这座城市总能找到曾经的身影,今天,我想带大家一起读读诗词中的江城——武汉,这座城,正在等待与你邂逅。


我们对武汉的第一印象,也许是崔颢的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,也许是李白的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,又或许是黄鹤楼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,但真实的武汉却远不止如此。江水东流,不舍昼夜,江汉关码头响起的钟声诉说着这座城的历史与繁华,江滩的灯火照亮三镇的人民,闪着霓虹灯的长江大桥,香气四溢的小吃街,武汉大学的樱花大道,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古琴台,江北的晴川阁,黎黄陂路的街头博物馆,江汉路的夜市,路边的法国梧桐,二桥下的芦苇。


明末清初,汉口镇与朱仙镇、景德镇、佛山镇同称天下“四大名镇”,称为“楚中第一繁盛”。近代武汉在开埠开放后,经张之洞洋务新政推动,从一个内河船码头成长为初具国际化的城市。


茫茫九派流中国,沉沉一线穿南北。

烟雨莽苍苍,龟蛇锁大江。黄鹤知何去?剩有游人处。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!


1927年春,正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“四·一二”事变前夕;党内由于陈独秀执行右倾机会主义错误路线,给革命带来严重危机。在此背景下,毛泽东登临黄鹤楼,酒后面对滔滔江水,心潮起伏,写下此篇。


说到这里,还有一首词我们就不得不提了,毛泽东的水调歌头,游泳。


才饮长沙水,又食武昌鱼。

万里长江横渡,极目楚天舒。

不管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,今日得宽馀。

子在川上曰:逝者如斯夫!

风樯动,龟蛇静,起宏图。

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。

更立西江石壁,截断巫山云雨,高峡出平湖。

神女应无恙,当惊世界殊。


一九五六年六月一日,毛泽东从武昌游过长江到达汉口。六月三日,第二次游过长江,四日,第三次游过长江。随后写下了这首著名诗词《水调歌头﹒游泳》。其豪气势无与伦比。武汉市也因此更加出名,尤其是武汉的武昌鱼更是从此家喻户晓。


但是,一座城,就如同一个人,它又怎会是十全十美的呢?堵车堵到怀疑人生,突然的季节交替让人措手不及,夏天像火炉,冬天如冰窖,菜市场的讨价还价,公交车里的家长里短,吵吵闹闹。但正因为如此,才让它生出许多烟火气味,或许这才是真实的生活吧。这座城市曾被称为中国“最市民化的城市”,由此烙上了世俗的印记。九省通衢,也必是各种文化的交融,这座城市既承载了一百万大学生的凌云志,也孕育了无数外地人的家园梦。


一座城,一城山色,半城湖光,总有几分姿容,清浅于笔墨,安然于心中。生活得久了,便也习惯了繁星黎明,不息泉水。在诗词中和我一起去你心中的地方吧,这里有唐诗的风骨、宋词的绮丽和那一段等待与你发生的动人故事。


66ddafc0a7f99feb.jpg


分享